唐卡佛像
您当前的位置 : 首 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联系我们Contact Us

青莲唐卡

电 话:15616100892

传 真:4000-00000000

邮 箱:123435544@1366.com

地 址:安徽九华山青阳县嘉润凯莱大饭店一楼

网 址:www.jhstksh.com

唐卡佛像之缘,危情中的另一种修行

2020-11-21 14:31:07

    “你可以帮帮我吗?我的唐卡艺术院处于危机时刻,没有订单,没有销售,再这样下去,我的画师们只能改行了。”在加德满都第二次封城半个月后的九月初,我意外地收到老朋友扎西发来的信息,他是一个出色的唐卡艺术家,也是加德满都仁切林唐卡艺术学院的负责人。

      这是一个特别的时期,在加德满都封锁解除一个月后的八月二十日,因为疫情越来越严重,不得不再一次封城。跟上一次相比,明显感觉到了更多沉重的气息,街头的流浪者越来越多,整个商业陷入瘫痪。旅游业和手工业本来是尼泊尔的支柱产业,现在几乎都面临灭顶之灾。

      曾经是导游的尼泊尔朋友满仓在电话里绝望地说:“怎么办?乡下来的人回到家乡还有土地,不会缺粮食,而我们这些加德满都人,世世代代靠商业和手工业为生,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本来以为靠吃米饭和豆汤可以熬过去,现在看来竟然如此艰难。”我除了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关于未来的想象,实在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他。

唐卡佛像   

      而我自己也正处于内外交困中,作为一个滞留已经半年的外籍旅行者,基本生活就不说了,极为困扰的是已经宣布开通的国际航班突然延期,关于签证的规定也云山雾罩。我本来买好回国的机票也不得不退票,为了重新购买机票和为不可知的将来作打算耗费了我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扎西是我很久的老朋友了,久到怎么认识的都忘记了。他有一张温和的脸,可能是因为他曾经出家为僧的缘故,说话的腔调也永远不疾不徐,似乎对他来说,一切都是浮云的代名词而已。他常年剃着光头,以至于我经常忘记他已经还俗了,不再是一名在寺庙里修行的僧人。

      扎西成为唐卡画师跟他的家族有关。他的祖父,是上世纪尼泊尔非常有名的唐卡艺术家,并在1976年创办了这所唐卡艺术学院。在这座画院里,有几十名唐卡画师参与唐卡制作。后来,把唐卡画院交给了扎西的父亲。

      所以,扎西是从年幼就开始了严格的唐卡技艺学习,当他十八岁的时候,出家成为了一名僧人。也因为有这段经历,他对唐卡中的宗教内容把握更为准确。四年后,他还俗回到家中,继续跟父亲学习,再后来,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唐卡画院的管理者。

    “你学了多少年才真正成为一个唐卡画师的?”我曾经问过扎西。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嘿嘿,好像是二十四年吧。”

      每一次来加德满都,都有朋友托我挑选唐卡请回去,而很多时候,我都能够在扎西的唐卡画院里找到价格与品质匹配,并且如法的好唐卡。

      跟唐卡结缘多年,起初是因为喜欢,后来在我的经历中发生过许多跟唐卡相关的有趣故事。我对于唐卡的了解和认识,不敢说自己有多么高深的水准,然而多年的接触和不断跟老师请教,起码的能力还是有的。只不过,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唐卡当作事业来对待。

   “我已经好多天没有好好休息过了,也在不断的做各种尝试。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很多?只要唐卡画院能够度过这次危机,一切都是值得的。”再见到扎西,是在第二次解封之后的当天,他约我到他的画院里见面。我有点惊讶地发现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过去那种安详淡泊的神态完全已经荡然无存。

      本来聚集在画室里安静创作的画师们都不知道去了哪里,只有四周的唐卡依然美好寂静,那些微笑或者愤怒的菩萨似乎在另一个空间看着我。想起曾经我多么喜欢坐在地板上,看着他们一笔一笔细细描摹。

      我一直认为,唐卡佛像不仅仅是精致繁复的艺术品,更有着另外一种不可描述的神秘力量,起源于内心,存在于天地之间,是善恶的投射,更是对这个世界的美好祈愿。

唐卡佛像

      面对一幅唐卡佛像,每个人有各自不同的诠释。



下一篇:唐卡的土壤2020-11-21

最近浏览: